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秋月菊韻 >> 短篇 >> 江山散文 >> 【菊韻】特色美食兩碗粥(散文)

精品 【菊韻】特色美食兩碗粥(散文)


作者:行云牧歌 布衣,420.75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908發表時間:2019-12-24 23:38:57

【菊韻】特色美食兩碗粥(散文) 前幾日參加富平人原創文化論壇,會后聚餐于私家小廚的溫泉居,不料想服務員竟然端上了一平壇的面辣子,一種恍然隔世后再次相逢的熟悉與親切,頓時勾起我對兒時歲月滿滿的回憶……
   其實,溫泉居所謂的面辣子就是我小時候人們口中的辣子粥。那時候物質匱乏,不要說麥面饃饃無法保障,菜品更是極其稀缺,所以,飲食的調劑也就只能依賴這片土地上大自然給予的饋贈。而烹飪相對簡單的辣子粥,和對食材要求比較隨意的杏核(hú,家鄉人的口語發音)粥,因為做法獨特,色香味俱佳,在家鄉人的飯桌上可謂獨領風騷,成為艱難歲月里不可多得的美食!
   那時候農村一般一天吃兩頓飯,早上不是面粥粥,就是玉米糝,晌午飯多是吃湯面。過完年到了五月份,吃糧的緊張狀況更是得以突顯,雜糧幾乎成為一天的主食,腸胃對于粗糙質感的忍耐幾近極限,人的嘴里總感覺清湯寡水的少點味道,渴望白面麥香的安撫。又到了禮拜天,年少尚處貪嘴年齡的我,極想母親能夠改變一下午飯的花樣,滿足一下枯燥渴求的腸胃。剛過中午我就迫不及待地問:
   “媽,今晌午做啥飯呀?”
   “還有點麥面,給你做湯面,行不?”母親看著我說道。
   “那吃干面行不?”我興奮地問道。
   “那不行,離收麥還有一個月,還要給收麥時留點面呢。”母親回道。
   干面就是干拌蔥花的撈面,是我們的家鄉話。除過夏麥收獲以后能飽餐幾頓之外,平時是不多吃的,多以湯面為主。在那時以體力活為主的農村,以湯充飽也是無奈之舉。
   “就不能做點別的飯么?”我跟在母親的身后試探著問道。
   “好好好,今天就給你做杏核粥粥。”母親笑嗔道:“就知道吃好的,我早把杏核泡上了!”
   一聽說要做杏核粥粥,甭提我有多高興了,因為,杏核粥可是我的最愛。這里所說的杏核就是杏仁,都是吃過杏子后砸出杏仁在窗臺上曬干后儲備的。當然,做粥用的都是甜杏仁,苦杏仁是用作藥用的。
   說完話,母親到院外門前的花椒樹上采回一些鮮嫩的花椒葉,洗凈放在廚房的案板上,然后開始用淡鹽水合上一疙瘩面餳在黒釉瓷的瓷盆里。過上一會功夫,母親再把面拿到案上揉上一番,然后放回瓷盆繼續餳著,為的是讓面增幾分筋道,在餳的柔韌里激活醇厚的麥香。
   大約半小時后,母親開始忙碌起來,給面盆里添上水,一遍遍洗著面團,直到揉搓的掌心里就剩下了面筋,然后把面筋撈出放到一個青瓷邊的大老碗里,原先滿盆的清水則已全然變成了粉白的面水,似玉液清亮。接著母親拿出前一年從后山上撿拾回來曬干的地軟洗凈泡好,把早就買好的豆腐切成小塊,連同切好的蘿卜片和早上我剛從野地里采回洗好的蔓菁,分置幾個碟子里,再切一些蔥花備用。
   接下來就該生灶火了。在母親給大鐵鍋里添上水以后,我便坐到了灶膛前,將一把柴禾投進灶膛,然后擦一根火柴點燃,快速押上幾鏟煤炭后拉起了風函(家鄉方言,也就是風箱),隨后灶膛里便一股濃煙涌出,焰火噴起,逐漸越燒越旺。燒到鍋里的水開鍋,母親讓我停下燒火,把洗出來的面筋放進鍋里,開始用筷子夾著順著一個方向轉圈攪動。在母親把所有的面筋甩成絮狀后,我又拉起風函燒起大火,直到沸騰停火,母親用笊籬把面筋撈出重新放回大老碗里,再把鍋里的水倒出。接下來便是燣臊子,母親先把鍋底的水分擦干,再倒入一點菜油,看到油熱生煙后將蔥花下鍋,接著一一把豆腐、蘿卜、蔓菁、地軟和面筋倒入,加上一勺花椒粉翻炒盛盤,置于案上。
   臊子燣好后,母親就把盆子里的面水倒進鍋里,我便開始加勁拉起風函燒起了大火。母親則不時用鐵勺來回在鍋里轉圈地攪,以免面水沉淀粘鍋,倘使焦糊了,不僅破壞了美味的質感,更是破了杏核粥的面相,多少有點皎雪一葉殘的掃興。
   隨著鍋里的面水漸漸成糊,鍋下烈硬的碳火也改為填燒枯枝的柔火,在柴火的溫煎里,在母親不間斷勺子的攪動里,大鐵鍋里已是流脂瓊膏,珠泡翻滾,晶瑩剔透。這時,母親將燣好的臊子和花椒葉倒入鍋內,再加上一點鹽用勺子攪勻,純凈雪白的面粥頓時平添了一分生機,面筋絮飄的浮影,蔓菁葉與花椒葉的翠綠,地軟的晶黑,游動的豆腐塊,飛碟似的蘿卜片,如淡黃色小魚的杏仁,宛若鑲嵌于白玉之中靈動的景致,讓人賞心悅目,喜不自勝。而文火慢騰里從鍋中飄出的縷縷誘人的清香,更是直撲鼻孔,入喉沁肺,讓我滿口生津,急于要下手盛食。
   “媽,好了嗎?”我已按耐不住腸胃的沖動忙問。
   “好了,快去盛吧,看把你饞的,滅火吧!”母親回道。
   一聽杏核粥好了,我立馬將灶膛的火押滅,隨手從案上拿起了大老碗,拿上勺子就盛起粥來。
   “慢點,看把你猴急的,小心燙著手!”母親在一邊叮囑到,一邊洗刷整理著案板上的廚具。
   “沒事,我注意著哪!”我一邊回道,一邊按家里人數都盛上飯,再多盛幾碗提前涼著,使得開口美食舒暢潤胃的享受一氣呵成,盡飽口福。
   無疑,杏核粥不管是從色香味還是從內涵豐富的營養來說,都是一道經典的美食,更是貧乏歲月里難得的盛餐。吃一碗杏核粥,堪比佳肴御膳的天仙,絕非夸張。不用說,每次做的杏核粥,我至少都要吃上兩大碗,最喜歡咀嚼那融入麥香與花椒香后杏仁所特有的脆香,直吃得肚鼓腹圓,連走路都有點笨拙可笑。
   相比于這杏核粥,辣子粥的做法就不那么復雜。不過,要想吃辣子粥,得逢到蒸饃的時候。做饃時,母親預先留有一格空籠的位置。把饃做好后先醒在案上,然后從面翁里舀上一小盆面,把泡軟的粉條切成二三分的小節,再切些蔥絲蒜片,連同適量的辣子(根據個人喜辣程度而加)和調料鹽等,一同攪拌均勻,然后一邊將燒開的水倒入,一邊用筷子攪拌,燙成糊狀,置入空格的蒸籠與饃一同上鍋,與饃同熟。辣子粥食料經過開水燙過之后定性于粘稠柔滑的質感,再經過近一小時的汽蒸,調料的香味、麥面的醇香與辣子的香味得以充分釋放與融合,等到辣子粥開鍋出籠,一股鮮濃獨特的辣香噴涌而出,晶紅奪目,誘人垂涎。一勺辣香柔滑的辣子粥入口,可謂開脾健胃,讓人食欲大開。一邊吃著新鮮熱騰騰的饅頭,一邊吃著別具風味的辣子粥,真是不可多得的享受。
香港三级经典在线播放   至從成人步入社會以后,幾十年南來北往客在異鄉,再也不曾有過與杏核粥、辣子粥謀面的機緣,兩碗粥的馨香便塵封在歲月的過往,連同灶臺大鐵鍋里盛滿的煙火。難得這次在溫泉居與辣子粥的意外重逢,品嘗之余和鄉黨們的一通暢聊,讓我明白,杏核粥與辣子粥可謂是囿于家鄉界面獨有的美食,依然飄香在家鄉人的餐桌。只是如今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,以及菜品種類的極大豐富,讓杏核粥與辣子粥的內涵融入了更多食材的營養,并從農家人的飯桌登廳入堂擺上了盛大的宴席,成為家鄉寄向世界的兩張獨具特色的名片。而對于我來說,一碗杏核粥,一碗辣子粥,不僅盛滿了歷史的風塵,盛滿一段淳樸而快樂的時光,更是盛滿了濃濃的鄉愁。

共 2634 字 1 頁 首頁1
轉到
【編者按】久違的回憶,再次涌上心頭。兒時的美味令人垂涎欲滴。貧瘠的生活,人們因陋就簡,利用著一切可品嘗的東西。香香的杏仁粥無數次讓我大飽口福。一步步講來的做粥過程,更多的是對童年的回憶。色香味俱佳的杏仁粥成了難舍之憶。而另一種辣子粥也別有風味,又爽又辣之間多了一份對故鄉的眷戀之情。兩碗粥傾訴了作者濃濃的鄉愁鄉戀,更多的是那份回憶永于心間。那份期待已久的渴望是兒時不變快樂,如今更增添了對生活的感激。推薦欣賞【編輯:楓魂帝星】【江山編輯部·精品推薦F201912260007】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黃金山        2019-12-25 08:57:14
  喝粥很好的!散文也很好的
回復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行云牧歌        2019-12-25 12:53:55
  感謝閱評,遠握問好!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行云牧歌        2019-12-25 12:52:58
  誠謝辛苦編輯,問好冬安!
共 2 條 1 頁 首頁1
轉到
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